作家“愤怒的香蕉”代表作《赘婿》,曾被人大肆搬运到贴吧里。“这在当时是很普遍的事情,几乎所有有成绩的网络小说都能在贴吧找到盗版,但是我注意到一些很扭曲的现象,这些人不光看盗版,而且一边看,一边开始宣传看盗版才是正确的这种观念,为这种行为作出种种正当化的立论。”作家“愤怒的香蕉”说。

  2012年,他在贴吧里发了三篇文章,批驳这种现象,告诉书友——“我们有的时候处于一种坏的环境里,但是我们不能把自己的对错观都给扭曲掉”。当时这些说法得到了许多书友的认可。

  但是一些乱象难以避免。这个作家看到,有些人去建了“赘婿DT”贴吧、“赘婿连载”贴吧等,继续盗版。“也有一部分人说他们通过了‘民主’投票,决定要在贴吧贴我的书,认为我不允许他们盗版是一种不‘民主’的行为,当时也存在大量对我和贴吧管理人员的谩骂和人身攻击。在最糟糕的时候,甚至有人找到了不知什么样的途径,将通往‘赘婿’贴吧的链接直接跳转到“赘婿DT”贴吧”。

  费了很大力气,“愤怒的香蕉”和支持他的书友们,才成功在“赘婿”贴吧禁止了盗贴。

  “盗版对作者影响最大的一定是经济利益,因为作者是靠订阅吃饭的,如果太多的人去看盗版,却没人支持正版付费,那么作者自身的创作热情就会消退。”作家“会说话的肘子”表示,有一些盗版行为极其恶劣,例如他的新书《第一序列》发布前,他提前15天确定了新书发布日期,并广而告之,结果小说正文还没发布,盗版网站便自己注册了《第一序列》的书名,以劣质内容填充其中,伪装成作家的书来诱导粉丝阅读。

  面对盗版方,作家一直没有停止自己的抗争,但完全靠个人的斗争,过程很艰难,结果也并不显著。

  “愤怒的香蕉”说,在“赘婿”贴吧禁盗贴期间,曾有过盗贴团伙试图悄悄地举报贴吧管理人员,夺取“赘婿”贴吧的行为,并没有得逞。“这件事情是几年之后我们才偶然得知的”。

  作家“爱潜水的乌贼”曾经和盗版的贴吧作交涉,最终达成的商讨结果是——盗版方同意盗版章节延迟十分钟发布。“十分钟,很卑微啊!”作家既心痛又无奈。

  数据显示,2019年阅文总计发起民事诉讼1500余起。据阅文法务总监朱睿龙介绍,当前网络文学行业常见的案件类型主要是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案件和不正当竞争案件,其中占比较大的还是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案件。近几年集团每年处理侵权案件近2000起,其中约70%的案件涉及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

  “我曾在书店发现过我的盗版书籍,与集团沟通后,迅速开展维权行动,很短的一段时间后,那些盗版书籍便被打击清扫了。”作家“会说话的肘子”表示,现在平台帮忙处理了许多盗版侵权难题,可以安心码字,否则要花太多精力在“打假”上。

  在国家层面的有力打击下,大批大型盗版网站被关停。2019年,两家头部盗版网站“笔趣阁”和“菠萝小说网”被关停。其中公安机关在对“菠萝小说网”的侦查过程中,还发现了犯罪嫌疑人同时经营的其他5个侵权网站,总计传播版权作品超过十万部,点击量近8亿次。

  对比往年来看,虽然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连续三年保持走低态势,但2019年下降幅度已然放缓,需要行业保持高度警惕性。

  郑璇玉说,目前来看盗版形势不容乐观,但在国家与行业的共同努力下有所好转。尤其企业平台,在反盗版上主动出击维权,根据市场规律和行业特点,提升技术防御能力,对保护正版起了很大的作用。